首页
> 部门动态
 
三访“东大洼”
发布日期:2018-11-07浏览次数:字号:[ ]

进入十一月份的第一个周末,一个天高气爽、艳阳普照的日子,我和朋友一行四人驱车赶往此次乡村游的目的地--“东大洼”。

轿车在平坦的县乡公路上快速地行驶着,四十分钟后穿越黄河大堤,就进入了黄河滩区,公路两旁高大挺拔的速生杨,宛如列队迎接我们的哨兵;随风哗哗作响、纷纷飘落的树叶,宛如在热烈地鼓掌欢迎我们的到来。

举目远眺,“东大洼”隐隐可见,我的心情却倍加急切和期盼。此时此刻,我恨不得身生双翅,想尽快亲眼目睹一下多年未曾涉足的“东大洼”,又发生了什么巨大而喜人的变化。

鄄城县左营乡郭集、官寺、李庄、马庄、丁堂寺等几个自然村,因地处县境东北部的黄河深滩区,地位位置十分偏僻,交通出行非常不便,群众过河耕种难、致富难、就医难,孩子上学难,被当地人戏称为鄄城县的“东大洼”。

2006年,鄄城县交通运输局抢抓全省实施“以桥代渡”工程的难得机遇,筹集2000多万元修建了左营郭集黄河浮桥。祖祖辈辈饱尝过河难的“东大洼”群众,自此告别了“浪里飘摇”的苦日子,走上了畅通无阻的“平安桥”和“幸福桥”。

左营郭集浮桥通车当天,黄河两岸10多个村庄的数千名群众自发地来到浮桥,有的燃起了喜庆的鞭炮,有的给浮桥建设者们胸前挂上了大红花,有的群众发自内心地喊起了“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

第二天,依然激动不已的郭集、官寺等几个村的党员和群众代表,还把一面书有“民心工程、万民称颂8个大字的锦旗,连同一幅有1000多名群众亲笔签字的横幅,敲着锣,打着鼓,热热闹闹地送到了鄄城县交通运输局。

200612月中旬,为了全面报道鄄城县在“以桥代渡”工程建设方面取得的显著成绩,我曾到“东大洼”采访过,撰写了一篇题为《鄄城“以桥代渡”惠及黄河滩区10万人》的新闻稿,并先后在《现代交通报》、《菏泽日报》和《中国水运报》等多家媒体上发表。

由于那次采访较为仓促,我仅仅写了一篇数百字的消息稿,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萦绕在心头。20079月初,我再次踏上了漫漫黄河滩,花费两天时间,深入采访了“东大洼”的干部和群众,亲眼目睹了浮桥给当地百姓带来的便利和实惠,亲耳倾听了当地干部群众对党和政府惠民工程的由衷赞叹和万分感激。

我反复翻阅着密密麻麻记录了好几页的采访材料,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写一篇鲜活的新闻通讯来。经过深思熟虑,我拟出了《“东大洼”的笑声--鄄城县“以桥代渡”工程助推新农村建设侧记》的大标题和“第一块瓜田”、“最后一只船”及“幸福守望者”三个小标题。标题敲定,思路理清,写起来自然得心应手。稿件寄出仅仅五天,就被《中国水运报》、《现代交通报》和《菏泽日报》等五家媒体采用。

我试图寻找当年采访过的几位当事人,想再次听听他们的感受和看法。在浮桥工作的官寺村村民李由武告诉我。我通讯中曾经写到的瓜农冯俊杰、老船工刘自义和外号“银环”的李爱花,如今都搬进了乡政府驻地的新社区。冯俊杰在黄河北岸流转了200多亩土地,搞起了高产高效种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地主”;李爱花现在在家专心照顾一双年幼的孙子孙女上学,成为了“全职保姆”;刘自义更自在,一天到晚泡在新社区里的老年之家里,和一帮老哥们下棋、打牌、唱戏、跳秧歌,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和滋润。

“大家都搬进了离家五六里的新社区,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楼房,生活条件上了一个大台阶,可是种地就不方便和困难多啦。”听着李由武滔滔不绝的叙述,我插空抛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这你就不知道了,现在村里个人侍弄土地的已经很少啦,我们的土地绝大部分都流转给了种植和养殖专业户,村里的青壮年有的到外地和乡政府驻地的企业里打工,有的在集市上做生意。年龄大一点的有的在社区里的就业扶贫车间做工,有的在农业合作社里干活。这样既能在家门口就业增加家庭收入,又能照顾老人和孩子,可比过去困在黄河滩强老鼻子啦!”李由武的话语里充满着自豪、喜悦和幸福。

在“东大洼”的所见所闻,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东大洼”变了,变得让我有点“始料不及”,但是我从心底里为滩区的父老乡亲们感到高兴。我坚信,等我再次踏上“东大洼”这片土地时,这里一定会变得更好、更美、更富、更强。(陈正国)

 

鄄城县交通运输局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